種族歧視

Melden律師曾極誠懇地對我說:“… 你對西方的歷史和文化已有研究,此外你對自己中國的歷史和文化有更深的瞭解,這正是你之所以能夠得到人們的尊敬。我很高興,AI能和像你這樣的人做朋友。”我之所以不怕嘮叨地追憶,因為我相信麥律師所說正中要害,中國人是否受種族歧視是因人、因時、因地、因事而異的,不可一概而論。當然,其中最基本的事實是二次大戰後來美的中國人大都是高知,不再是勞力工人了;中美友好關係方與未艾也大有助於兩國人民的接觸

何炳棟《讀史閱世六十年》(P.217)

其他內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