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學革命的開始

提起我們呢當時討論「文學革命」的起因,我不能不想到那時清華學生監督處的一個怪人。這個人叫做鐘文鰲,他是一個基督教徒,受了傳教士和青年會的很大影響。他在華盛頓的清華學生監督處做秘書,他的職務是每月寄發各地學生應得的月費。他想利用他發支票的機會來做一點社會改革的宣傳,他印了一些宣傳品,和每月的支票夾在一個信封裹寄給我們。他的小傳單有種種花樣,大致是這樣的口氣:「不滿廿五歲不娶妻。」「廢除漢字,取用字母。」「多種樹,種樹有益。」

支票是我們每月渴望的;可是鐘文鰲先生的小傳單未必都受我們的歡迎。我們拆開信,把支票抽出來,就把這個好人的傳單拋在字紙簍裹去。

 

胡適《四十自述》(P.159-160)

 

其他內容